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河南青年手机网- 河南青年第一手机网
首页 > 国内新闻 > 综合新闻

山东桓台县:200亩土地闲置20年 政府竟熟视无睹

来源:山西热线  作者:何青天  更新时间:2017-08-03 13:49:02 

       (文 黄海霞、韩艳)

  我国《土地管理法》第三十七条明确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闲置、荒芜耕地。”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国务院会议上曾指出,既要查处土地出让收支管理违规等乱作为,又要纠正土地闲置中反映出的各种不作为。

  2012年5月20日,国土部公布了新修订的《闲置土地处置办法》。在中国最浪费不起的就是土地。大量的闲置给国家造成了极大的浪费,给百姓和市民造成了极大的伤害,由于政府的不作为也给招商企业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山东省桓台县荆家镇政府1994年就批准的200亩工业用地至今一直被闲置。抛荒,老百姓有说不出的难受。200亩土地为何被闲置?事实上,由于桓台县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不作为是主要原因。浪费土地等于犯罪!征用土地迟迟不开发建设,荒芜闲置,当地政府难辞其咎。

  请看记者在桓台县的调查:

  2006年,山东世桥精密机械有限公司(下称世桥公司)在桓台县招商引资政策的吸引下,受荆家镇政府邀请,决定在该镇投资建厂。谁料,世桥公司按照国家法规与桓台县国土资源局签订出让土地合同,交付土地出让金和契税后,县里及镇里所承诺的一切却变成了后期长达十多年之久的空话。世桥公司至今都未能合法取得土地,更别说高科技项目落地了。

  在此期间,企业多次反映,政府一直沉默,该县有些领导都已调离或升迁。而几近被“困”死的世桥公司,面对土地拿不到手,项目难以落地被套的困局,得到的答复却是:因为领导更换,无暇顾及。

  世桥公司骑虎难下

  世桥公司在桓台县领导一届届换,一届届看的沉默现实面前,被困成僵局。该公司负责人曾去过当地信访局,也求助过律师,更是多次向上级政府打报告,也曾经得到过淄博市长批示,望县里对此作出处理意见。但几经周折,均为无果。

  

  世桥公司的常务总经理张文红见到记者后,一肚苦水,“我们的投资,现在是飞起来没地落了,走不了,落不下,心灰意冷。”

  原来,在上世纪90年代初该县就大力提倡招商引资。这片200亩工业用地1994年就曾出让给了天龙纺织厂。因其举债建厂,在其基本建设完成之时,便成了这家企业的关门之日。追债成群,很快破产。而淄博当地一家大企业大化纤厂为其在银行融资担保,被银行起诉后代天龙公司偿还了债务。天龙纺织厂的土地使用权从而归了大化纤。大化纤家大业大,对这块土地没看在眼里,以后3、4年间,对这块土地没有利用便闲置起来。

  在此期间,三角轮胎、如意毛纺、蓝星玻璃等国内着名大企业都前来考察这宗土地,欲上项目,但均因土地权属不明而退去。后来,县里对那块多年未动的土地重新收归国有。2006年11月,世桥公司与荆家镇政府签署了《项目建设协议书》,决定在荆家镇建厂投资。同年12月,世桥公司也与桓台县国土资源局签署了《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并交付了土地出让金和契税,县国土局也颁发了土地使用证,至此,世桥公司依法取得了项目建设所需土地的国有土地使用权。

  上述合同签署后,世桥公司与音品电子(湖南)有限公司、湖南嘉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投资伙伴达成协议,在桓台县成立山东生态纸业有限公司。公司注册资本为一亿人民币,将投入2.8亿元建设年产量在10万吨以上漂白化机浆生产线,年销售收入达5.5亿元,并可安置300多名人员就业。这成了荆家镇有史以来最大的招商引资项目。

  

  当时山东生态纸业有限公司完成了工商注册核名,各股东的注册资金已到位,设备制造已经开始(预付金已付),厂房亟待开工建设,以如期实现投产目标。不幸的是,最终还是因土地上所遗留的建筑物的权属问题无法开工。

  地面因有建筑物曾在天龙纺织有限公司名下,后经大化纤担保,最终归属一直不明。虽说因其前期纠纷,最后收归国有,本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23条规定,土地使用权转让时,其地上建筑物、其他附着物所有权随之转让。《城市房地产权产籍管理暂行办法》第三条规定:城市房屋的产权与该房屋占用的土地使用权实行权利人一致原则。而世桥公司与镇里《项目建设协议书》也明确约定,世桥公司有拥有、保留地上建筑物的权利。

  世桥公司希望将原有天龙公司遗弃的建筑物过户到世桥公司名下,他们曾在2007年就向当地县政府作过书面报告。因涉及国企大化纤,县里一时难以协调。于是世桥公司于2008年3月9日,又向淄博市人民政府周清利市长打了书面报告,希望得以解决。对此,周清利市长于同年3月16日作了批示“请市政府丛锡钢秘书长协调处理。”结果,批示下达后,如石沉大海。

  

  尽管如此,世桥公司一直不放弃对高新技术项目的追求,2011年5月又与日本科学家、中国玻璃集团所属山东蓝星玻璃有限公司签署合资、合作协议,决定在荆家镇山东世桥公司所属厂区内注册成立资本3000万元的山东生态新材料有限公司。引进日本高科技专利技术,投资5000万元建设第一期年产10000吨路面防冻添加材料马飞龙项目。

  此项目系日本专利高科技采用物理搅拌方法将工业盐和氧化铁粉通过反应剂结合从而生产出可使路面冰点降低至零下5度的无污染路面防冻添加材料。整个生产过程没有废水、废气排放,是难得的高科技、环保项目。为此,省工商局特核准企业名称为“山东生态新材料有限公司。”

  

  2011年9月5日,时任桓台县委书记王可杰对此项目非常认可,明确交待县委常委副县长王金栋牵头依照相关审批程序,尽快让项目落地。当年9月13日,世桥公司陪同日方科学家和德方的设备设计制造人员前往荆家镇厂址实地考察,以最后确定工厂建设的可行性。

  之后,世桥公司与日方专利转让合同、与德方的设备订购合同都相继签署完毕,并事后支付了合计人民币1000万元的先期费用。设备制造在当年9月已经展开,预计来年3月就可以运抵桓台。这就要求此前必须完成厂房等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必须尽快落地,并完成工商注册,银行开户和外汇审批等相关手续,以便尽快展开施工并按期支付技术引进和设备订购款项。可惜的是,最终又因县镇政府的不作为,一切又化为了泡影。

  官员升迁让世桥公司困入“冷宫”

  张文红无比愁怅的说:“我们的第二次德国项目上报后,所有的工商注册、企业落户、环评立项材料、公开科研报告等等,一系列手续都按程序进行,但是当地政府却没有明确态度,迟迟不动。无奈之下,在2012年2月19日,企业又一次向淄博市人民政府周清利市长打了报告。周市长于2月22日又作了批示‘可杰书记,请你安排由桓台县政府调研,尽快提出处理此问题的具体意见。’但是,仍是泥牛入海,如此高科技项目被闻风赶来的泰安高科技术开发区引资“抢”走,落户泰安。高科技项目落户别处,而企业所投2000万元打了水漂不说,还得重改设备,重新设计,赔偿外方损失。”

  “10多年了,近200亩地闲置下来实在可惜。种粮建厂将产生的效益如何可观,所有人都一目了然。而当地各级官员却熟视无睹,无人问津,都有着极大的耐心让其搁置荒废。奇怪的是,这10几年当中,县里的、镇里的,一届一届领导都在升迁,对于如此大的招商引资项目,却是一届一届换,一届一届看,下令与批示都是一纸空文。”张文红说起这些,心灰意冷,极其无望。

  按照山东世桥公司与荆家镇政府签定的项目建设协议书上,其中有一条约定“土地使用证办至乙方(世桥公司)名下30日内,地上建筑物除乙方同意保留的以外,由甲方(荆家镇政府)负责拆除。因地上建筑物拆除而产生的费用和纠纷由甲方负责承担处理。上述土地的场内须达‘三通一平’,即通水、通电、通气,土地平整,符合项目建设要求。”

  5月19日,记者来到荆家镇,走进所谓的山东世桥公司所属建设使用地时,厂区大门上却是挂着“诺德纺织有限公司”的牌子。进入院内,左手一幢二层房屋多年失修,零落闲置。进入后面,多排类似车间仓库的厂房灰头土脸地被冷落一边。右手是几排似有人间烟火的平房,里边有机器运作的动静,外有人员走动。经打听,是一家小企业正在生产。一位工作人员对来人阻拦,说这里是生产重地,外来人员不得进入。

  领导更换让招商引资项目成为“死账”理由

  带着诸多问题,记者来到桓台县委宣传部。宣传部张部长和杨科长一直忙于接待新华社的记者来访。经协调,让记者到荆家镇去采访调查。

  来到荆家镇,守岗的人大主席于海明对记者表示,镇里的领导都在县里开会,至于记者所要了解的问题,他是从2014年来镇里工作,还是第一次听说。

  经于海明联系,约好会后与镇领导县里见面。于是记者驱车赶回县里,但是,回到县里时,得到的消息是镇里领导会后已回到了镇里。

  这就像一场捉迷藏游戏一样,记者被调虎离山似的兜了圈子。

  午后,经多方协调,决定重回镇里商议。于是镇领导,县土地局负责人齐聚荆家镇政府。

  镇政府沈副书记对记者来访的事项似乎并没有多大兴趣,只是对着所反映的材料,对县土地局及镇政府与山东世桥公司签署的合同及协议,盖有双方公章的材料,说是均是复印件,是否真实有效,提出质疑。并补充说明自己是后来的,对10多年前的工作不清楚,眼下企业僵局,是因为县里及镇里领导更换造成的。

  镇里的刘书记表示,她是去年5月份才到镇里工作的,对于前期工作不清楚。她希望世桥公司人员能来对接,共同面对问题,解决问题。刘书记比较豪情满怀地说:“我们桓台县是一个经济大县,我们荆家镇又是一个建筑重镇,我现在一直都在忙着招商引资。”

  县里土地局的总规划师金建海说:“之前有人反映过这个问题,当时,镇里的刘书记外出不在家,不能及时与世桥公司的人员对接,后来一直等待他们前来,但是世桥公司一直没有来人。至于这10多年来,200亩土地闲置问题,好多领导都调走了,有的提升成县长的,市长的,因为领导更换原因所致。”

  从记者采访被县里及镇里宣传部门踢皮球式的调动,迂回跑路的经历来看,在桓台县,无论做什么工作,脚下的路都会很漫长,已经成为一种病态、常态。

  党和国家所有一切机制在桓台县全都瘫痪了,贪婪的各级官员无视国家律令为了升迁不干实事,导致招商引资项目被打入冷宫还理直气壮,从而凸显出当地党风、政风的薄弱与苍白。作为桓台县的党政干部们,不以国家利益、民众利益的大局为重,反而事事为一己私利着想,忙升迁,忙调动,忙政绩,就是没有时间管这200亩土地荒废二十多年的事儿,于心何忍,良心何在?党和政府培养这样的干部又有什么用处?

  试问桓台县委、县政府,这片被荒废的土地会一直沉睡下去吗?桓台在上世纪90年代就是全国闻名的吨粮县,200亩土地年产200余吨粮食,按每人每年500斤口粮计算,可供800人用一年。20多年下来,这块肥沃的土地能养活多少人?生物纸浆、马飞龙等高新技术项目如能早日落地又能产生多大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200亩土地荒废20多年,给国家和人民财产造成了严重损失,是谁造就这一切,又该谁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对此,记者将继续关注。

  来源:http://cnfzxw.com/shehui/falv/2017-08-03/10595.html